短篇:SCP-4049 Minai Karte

项目编号: SCP-4049
项目等级: Euclid Safe

特殊收容措施

SCP-4049 被看管于 Sector ██ 中的一个人形生物收容室中。SCP-4049 不需要进食,也不需要饮水,极度嗜睡,平均每天睡眠时间在 20个小时左右。禁止将SCP-4049从隔间内带离,除非有一个二级以上人员的许可。并且在移送SCP-4049时还须有两个武装守卫陪同,禁止任何形式的直接接触,必须时刻警惕其“尾巴”的攻击意图。 允许 SCP-4049 在 C 级人员的陪同下离开收容室,在公共安全区域内活动。在出现反应迟缓,语言含糊等睡眠前兆时,SCP-4049 必须及时返回收容室,以防止突然睡倒的情况发生。

[追加内容]
在 ██ 医生的监督下,允许 SCP-4049 参与对 D 级人员的医疗行为。SCP-4049 在每次医疗行为中所使用的针剂必须进行采样留存,并进行分析。SCP-4049 所使用的针剂样本,及其分析报告是 SCP 基金会重要的资产,仅限三级以上人员接触。

经过二级以上人员的许可,并在经费允许的情况下,可以满足 SCP-4049 提出的改善收容环境的要求。当前基金会为 SCP-4049 配置了一台没有网络连接的个人电脑,允许其自由制作视频、图片、文字等内容。经过二级以上人员的审核后,可以以虚拟形象的名义公开发表,受众的评论应及时反馈给 SCP-4049,此举有助于增强 SCP-4049 与基金会合作的意愿。但目前仍禁止 SCP-4049 直接访问网络。

描述

SCP-4049 外表为普通人类女性,但具有尾巴,身高 163 厘米,体重 46 千克,身着藏青色连衣裙装,戴有一顶藏青色圆形护士帽,左臂戴有红色袖章。在帽子,领口和袖章上均有十字图案。这套装束是 SCP-4049 身体的一部分,因此基金会无法进一步对 SCP-4049 进行生物学研究。虽然衣物部分感觉像棉布材质,但是显微镜观察显示其结构类似皮肤组织。尾巴直接从裙装表面伸出,末端为按钮。按下尾巴末端的按钮会立即唤醒睡眠状态下的 SCP-4049,并招致不满情绪,此外无其他效果(见追加内容,及附录A-1)。(██ 医生: 我只是忍不住按了一下那个按钮,结果她立刻就醒了,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然后瞬间倒头睡下。我都没来得及做出反应。) 在睡眠状态下,SCP-4049 的尾巴会竖起,末端向四周“探视”,似乎具有某种程度的自主意识,具体功能不明 (见追加内容,及附录A-1)。SCP-4049 随身携带一只黑色兔子玩偶,玩偶戴有陶瓷质地的面具,与 SCP-049 的面具相似。经显微镜和 X 光检查确认,玩偶本体由普通的纺织纤维和棉花填充物制作而成,面具的成分不明。在 SCP-4049 清醒期间试图带离此玩偶会引发其焦虑情绪和积极对抗。

SCP-4049 最初在德国 ██ 被当地警察发现,因涉嫌非法医疗等行为被扣押。在确认其尾巴为身体的一部分后,基金会特工设法接管了 SCP-4049 并对相关人员进行了记忆消除。成功收容后,SCP-4049 对基金会持消极抵抗态度,尽管它看起来可以无障碍地理解英语、德语、日语等多种语言,并且完全温和驯服,但是从不开口说话,也拒绝配合任何进一步的研究(见追加内容,及附录A-2)。

[追加内容]
在 20██/04/21 发生了一起近似收容突破事件(见附录 A-1)。尽管没有造成实质性的损害,并且事后 SCP-4049 主动返回了收容室。但本次事件表明,基金会设施的多种物理隔离手段对 SCP-4049 无效。此次事件也在某种程度上解释了 SCP-4049 尾巴的功能。

在 SCP-4049 处于睡眠状态时,尾巴仍会自主活动,监测一定范围内的生命活动迹象。在发现有人出现严重病理反应的时候,尾巴会伸长并直线快速接近目标。在此过程中的任何物理障碍均会被尾巴制造出直径 20 厘米的孔洞。在尾巴到达出现病理反应的目标后,如果按下尾巴末端的按钮,SCP-4049 会立即苏醒,并从袖口取出一个装有针对性药物的注射器。(X 光检测表明 SCP-4049 的身体由均一不明物质组成,因此 SCP-4049 生成注射器和药物的方法及储藏方式不明)。SCP-4049 会直线步行到达出现严重病理反应的目标,并对目标进行注射,使用后的注射器下落不明。与尾巴类似,在此过程中的任何物理障碍均会被 SCP-4049 制造出直径 2 米的孔洞。

经精密检测,SCP-4049 本体及尾巴破坏物理障碍所制造的孔洞为标准圆形,误差在 0.01% 以内。破坏方式不明,未观测到 SCP-4049 本体或尾巴直接接触物理障碍表面,缺失的物质亦无法找回。

经 ██ 博士批准,██ 医生在 20██/05/02 日与 SCP-4049 的谈话中透露了 SCP-049 的存在(见附录 A-2),并向其展示了 SCP-049 的照片。此后 SCP-4049 对基金会的态度大为改善,同意不主动破坏基金会的设施(SCP-4049 表示,在睡眠状态下,尾巴的自主行为不受其控制),亦允许基金会对其所使用的针剂进行采样分析。SCP-4049 称自己为 Minai Karte,仍拒绝回答大多数的提问。考虑到可能会对其情绪产生负面影响,基金会禁止任何人员向 SCP-4049 透露 SCP-049 已被收容于 Sector ██ 的事实,同时禁止 SCP-4049 与 SCP-049 会面。

附录 A-1

20██/04/21,近似收容突破事件

下午██点██分,D████ 在路过 SCP-4049 的收容设施时,突发严重哮喘。监控显示,睡眠中的 SCP-4049 尾巴瞬间锁定了D████ 的方位,突然伸长,并击穿了收容设施的墙壁,抵达其所在位置。D████ 下意识握住了尾巴并按下了末端的按钮。(██ 医生: 为什么 D 级人员摸得,我摸不得!) SCP-4049 立即苏醒,从袖口取出一个已经装好药物的老式注射器,径直向 D████ 的方位走去。在没有直接接触的情况下,SCP-4049 通过未知手段在收容设施墙壁上制造出了一个大洞。SCP-4049 使用注射器对D████的左上臂进行注射,随后原路返回,重新进入睡眠状态。处于呼吸困难状态下的D████积极配合了整个注射过程,并未反抗。使用后的注射器没有被找到,SCP-4049 亦没有做过类似丢弃物品的动作。医疗检查表明,SCP-4049 为 D████ 注射了小剂量的氨茶碱,可以有效缓解哮喘症状。基金会及时修复了收容设施,D████的管理人员也因健康筛查工作疏漏受到了处罚。

附录 A-2

20██/05/02,经 ██ 博士批准,██ 医生在谈话中向 SCP-4049 透露了 SCP-049 的存在,SCP-4049 的态度有明显好转,并第一次开口说话。部分视频记录文字转述如下:

受访者: SCP-4049
采访者: ██ 医生

[前略]
██ 医生: 看样子你对这儿的环境不太满意,可要是你一直不肯说话,什么事都改变不了
[SCP-4049 沉默,盯着██ 医生的手]
██ 医生: 呃,关于我的手,呃,不小心碰到你的尾巴的事情,我郑重道歉,希望你能理解,我不是故意的
[SCP-4049 沉默]
██ 医生: 我们换个话题,对了,那只兔子玩偶是什么来历,是你自己做的么?
[SCP-4049 沉默]
██ 医生: 话说前段时间,我们遇到了一个人,他戴着一个和你的兔子玩偶一样的面具。
[SCP-4049 瞪大眼睛,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。 ██ 医生 向 SCP-4049 展示 SCP-049 的照片,照片背景被替换为合成的都市街景]
██ 医生: 这是我们抓拍到的照片,后来我们跟丢了他,你知道任何关于他的事情么?
[SCP-4049 下意识抱紧了兔子玩偶,依旧沉默]
██ 医生: [叹气] 好吧,那今天的访谈就到此……..
SCP-4049: 他还活着对么
██ 医生: 你终于肯开口说话了!!!
SCP-4049: 他还活着对么!
██ 医生: 呃,我们姑且是这么认为的,不过之后我们再也没有遇到他
[SCP-4049 露出了轻微的欣慰的笑容]
(██ 医生:更正,是天使一般的笑容!!!我做了不下十多次谈话,每次都是沉默,今天第一次听到她开口说话,第一次见到她露出这样的笑容)
██ 医生: 那,现在你愿意讲一下关于你的事情么?
SCP-4049: [小声吸气] 我是 Minai Karte
██ 医生:我可以称呼你 Karte 么?
[SCP-4049 沉默]
[后略]

附注

██ 博士警告██ 医生,不得随意对 SCP 文档添加备注,违反基金会文档管理规定的行为会导致降权甚至撤职。